欧洲右翼政治团体在加密货币中找到了共同点

近年来,欧洲加密货币界获得了显著的发展,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兴趣和采用率激增。尽管加密货币行业经常被视为去中心化、创新和金融自由,但它并不免受各种政治思想和影响的影响,右翼运动也不例外。

对于欧洲右翼政治家来说,吸引他们的加密货币可能来自于多种因素。右翼意识形态通常优先考虑个人自由和政府干预的限制。加密货币以其去中心化的本质,为个人提供了财务自主权的潜力,使个人不必依赖传统金融系统或政府监管来掌控自己的资产。

右翼政治家也可能认为加密货币是挑战现有金融体系及其所认为的偏见或控制的一种方式。特别是比特币(BTC)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这场危机导致许多人失去对传统金融机构和政府货币政策的信任。

此外,许多人对中央银行及其对货币政策的影响感到担忧,而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本质吸引了那些主张超出中央银行控制范围的替代货币系统的人们。

比特币作为“德国的替代品”

例如,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主张退出欧元区,恢复德国马克(该国的前一种货币)。虽然这个反欧元党内没有关于加密货币的官方或明确战略,但是一些成员明确表示支持比特币。

例如,AfD领袖艾丽丝·韦德尔(Alice Weidel)曾参加过几次比特币会议,自称为“比特币企业家”,并希望启动一个比特币创业公司。甚至德国企业家、实体加密货币交易所比特币交易所柏林的创始人亚伦·科尼格(Aaron Koenig)也与韦德尔共同演讲,两人共同阐述了他们对“无国家货币”的看法。

在德国议会(Bundestag),AfD对加密货币的优先考虑也表现得十分明显。该党曾多次向政府提交“Kleine Anfragen”(“小问题”)。这种议会程序工具要求Bundestag做出正式回应,通常是反对党要求特定行动的问责方式或询问为何没有采取其他措施的方式。

例如,该党曾就乌克兰的加密货币捐款、加密货币如何取代以前的货币、这将对银行系统产生什么影响以及德国联邦当局拥有多少比特币的问题提出了“小问题”。在去年的欧洲议员讨论中,AfD也反对了提出的比特币禁令。

德国网络回声的禁止文化:绿党、社民党和左翼党想要禁止比特币! #mica。比特币不可能被禁止,我们仍然坚持认为,加密货币应该免受政府监管! 了解更多: https://t.co/LeSENUwW3Q pic.twitter.com/vW6QLKlP4k

— AfD (@AfD) March 14, 2022

在某些地方,加密货币的概念与AfD的右翼和部分激进立场联系在一起。

多年来,一些专家,如弗吉尼亚州立大学数字研究教授戴维·戈卢姆比亚(David Golumbia),一直警告说,区块链可能被右翼和古典自由主义团体劫持。

最近:美国是否存在加密货币“税收漏洞”问题?

在戈卢姆比亚看来,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可能是他们实现无政府控制愿景的手段。作为海耶克学会的前成员,韦德尔属于其政党的激进经济自由派派别。海耶克学会以奥地利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的名字命名,他主张建立一个没有政府干预的市场经济。

欧洲右翼政党对加密货币的支持

不仅德国右翼政治家表达了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作为颠覆传统金融体系的潜力的兴趣,荷兰右翼政党“自由党”(PVV)和“民主论坛”(FvD)的领导人,分别是吉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和蒂埃里·鲍德特(Thierry Baudet)也对此发表了积极的言论。

鲍德特甚至希望将荷兰打造成比特币中心,并发布了两个与他对抗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主题有关的NFT系列。鲍德特是世界经济论坛的激烈批评者,他认为该组织正在引导世界走向错误的方向,并对个人自由造成严重威胁。

https://t.co/W7twSHlO2K

— Thierry Baudet (@thierrybaudet) 2023年5月3日

波兰政治家雅罗斯瓦夫·高温以及他所在的中右翼政党“协议党”(原名“波兰在一起”)从2015年到2021年一直是执政的“联合右派”联盟的一部分。在这段时间中,高温担任副总理和国会议员。

在高温担任协议党领袖期间,他对加密货币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承认其促进金融创新的潜力。这位政治家还与许多来自行业的人士咨询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例如,该党曾举行一次会议,总理高温在会上听取了行业专家的建议,包括经济学家克日什托夫·皮耶赫和波兰比特币协会主席菲利普·帕沃钦斯基。

英国政治名人、右翼支持“脱欧”的英国独立党前领袖奈杰尔·法拉奇也表现出对加密货币的兴趣。

在2022年接受DigitalC采访时,法拉奇(也是前欧洲议会议员)表示,他在10年前首次了解到比特币,并分享了他对比特币在欧洲被广泛采用的潜在未来的看法:“美国发生的事情在这里也会发生。在未来两三年里,会发生一场非常大的变革,它(比特币)将成为一种值得信赖的交换手段。”

法拉奇还认为,比特币作为现有金融基础设施的替代品越来越受欢迎,指出后者的效率低、成本高且速度缓慢。

其他右翼政治家尚未就加密货币发表具体言论,但仍在采取措施接纳数字货币。匈牙利总理、右翼政党法德斯党的领袖维克托·奥尔班和他的政府目前正在考虑推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潜在好处。匈牙利似乎对加密货币全面升温,政府在2021年透露的经济复苏计划中计划将加密货币交易的税收从30.5%削减至15%。

右翼极端主义者依赖加密货币支付

不仅右翼政治家发现了加密货币,右翼极端主义运动也一直在利用加密货币。2022年,中东媒体研究所(MEMRI)发布了一份关于近年来右翼极端主义团体使用加密货币支付大规模增加的报告。

加密货币支付对于声称“白人种族”优越性并主张实现“白人”欧洲和北美的超民族主义者和欧洲极端主义团体来说并不是一种新工具。事实上,根据MEMRI的说法,他们是这项技术的早期采用者之一,早在2012年就接受比特币捐赠。

总部位于美国的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进一步编制了一份接受加密货币捐赠的极端主义团体清单。

超民族主义者和极端主义团体正在积极利用加密货币,不仅是出于便利和意识形态的原因,因为他们被传统和主流在线银行系统排除在外,而且因为存放在加密货币中的资金无法被任何人访问或查封。

那么,加密货币是一个右翼运动吗?

这是否意味着欧洲的加密货币市场是一个右翼的市场?并非如此。

虽然加密货币本身并不是固有的右派或左派,但它并不是没有意识形态,也不完全没有政治立场,即使它的政治关系是间接的。政治家可以喜欢它或讨厌它,不管他们的政治信仰是什么,而对加密货币的支持并不仅限于倾向于右派的人。例如,德国自由市场倾向的自由民主党也主张采取友好政策来支持加密货币。

最近:越来越多的离婚诉讼涉及加密货币

虽然欧洲的加密货币市场并不固有的右派市场,但根据MEMRI的报告,社区中存在着明显的右翼影响,因此有必要通过培育教育、实施监管并确保加密货币领域保持包容、透明和符合民主原则来解决这些问题。

MERMI进一步表示,社交媒体平台和在线社区需要采取积极措施,限制仇恨言论、虚假信息和极端主义内容,同时促进健康、建设性的对话。